衡阳市朔滔悅卮电光源材料公司

两岸主张相同

2019-09-03 06:32

第四,两岸在共同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不要有任何顾虑。两岸应以民族大义为重,大胆迈开步子,光明正大地表明立场,坦坦荡荡地向世人宣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决心。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是天经地义之事,既符合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根本利益,能够得到国际社会的理解和认同,并占据国际道义制高点。

上述事态严重侵犯和损害了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同时也对地区和平与稳定造成了严重威胁。为此,我们郑重地呼吁:利不必由我独得,但土不能自我失之。两岸中国军人应以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大局为重,凝聚共识、携手同心、戮力相助、共赴挑战,坚决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为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作出贡献。

在实践中,两岸都曾经针对其他国家侵占我领土、瓜分我海域、掠夺我资源的行为明确表示反对,存在一定程度的默契。可见,在政策层面,两岸特别是国共两党在处理领土及海洋权益争议时有着相当程度的相似性。

关于南海的法律地位,台湾方面曾于1993年11月公布文件,参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南海水域定位为中国的历史性水域;大陆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明确规定: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岛屿为中国领土。两岸民调显示,大多数的大陆民众和台湾民众认为,两岸可在维护钓鱼岛、南海等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携手合作。这是牢固的民意基础。

第三,两岸在军事安全互信与合作方面要采取一些实质性措施。鉴于两岸处于事实上的分离状态,可考虑共同采取某些维权措施:一是建立非正式的军事沟通渠道,定期或不定期商谈相关海域合作机制、合作事项、合作方式和方法等;二是相互提供与交换有关争议海域的情报信息;三是相互提供必要的物资补给,如大陆可为太平岛提供食品和淡水等,台湾可为大陆和港澳人士保钓行动和渔民作业提供护航和补给;四是可考虑明确和划定双方防务和维权责任区,逐步建立分区值班或轮流值班制度,以体现我在相关争端海域的力量存在;五是适时调整相关海域军事部署,强化各自控制岛屿的军事能力建设,挤压争端国的支配空间,必要时可以某种形式举行带有准军事或军事意义的联合演练,等等。

对于“钓鱼岛”和“钓鱼台列屿”的称谓,可继续沿用两岸历史习惯称谓;但对于南中国海,对外不宜简称“南海”,以免掉入别国的话语陷阱。过去国际上一直称南中国海,现在美国改称“南海”、越南称为“东海”、菲律宾改为“西菲律宾海”,其用意就在于篡改历史,混淆视听,淡化中国主权色彩。

两岸共同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领土主权完整,是大陆和台湾人民共同的核心利益,是两岸人民份内之事,更是两岸中国军人的神圣职责所在,任何人、任何政党、任何国家、任何国际组织,都无权说三道四、妄加置评。

以往,两岸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问题,大多聚焦于如何防误判、防冲突、维护两岸和平方面。现在,两岸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可先从共同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做起。在这一领域开展有效合作,有助于两岸克服重重内部阻碍以及外界干扰,积累共识,深化互信,逐步取得突破。两岸应抓住这一契机,在军事安全互信机制建立方面,作出顺天应人的正确战略抉择。

当前,两岸都面临收复被占岛礁、维护战略通道安全、保护海洋资源开发和渔业生产安全等问题。两岸都有责任共同维护这些权益,也有权共同享有这些权益。

第三,两岸利益相联。东海和南海相关岛屿及相关海域是中华民族的共同祖产。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马英九先生当年积极参与的、得到两岸三地民众响应的“保钓运动”,既是在保卫台湾行政区划的完整,也是在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台湾把东沙和南沙群岛划为其行政管辖范围,大陆将其划归海南省三沙市,但两岸都认为这些领土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中华民族的共同祖产,在这一点上是没有分歧的。

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长期受到其他国家侵害。不仅钓鱼岛所在的东海,在南海方向,越南和菲律宾等国占我岛礁、掠我资源、抓我渔民,近期菲律宾更是表现出蛮横的进攻性,与我形成舰船对峙,而越南则通过了所谓的“海洋法”,将南海大片海域纳入其管辖,并加紧进行军事准备,军事对抗的企图十分明显。它们与一些国家相互勾联,不断煽动国内情绪和国际舆论,企图使争端国际化和复杂化。

第二,双方在维权行动方面要有心照不宣的配合。鉴于台湾占据有利战略地理位置,距离钓鱼岛较近,太平岛位于南海中心,建议台湾方面应加强对钓鱼岛和南海诸岛的行政管辖力度,主动派舰船定期或不定期巡逻执法。如果台湾方面认为不方便或力量不够的话,大陆方面完全可以协助台湾方面遂行上述任务;大陆方面也完全可以单独进行相关海域的巡逻执法,如果可能的话,届时希望得到台湾方面的协助、配合和保障。

钓鱼岛以及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本长期对我钓鱼岛及周边海域实施所谓“实效支配”,经常以武力强行驱赶、撞击、登临、抓捕、扣留我和平维权人士,甚至声称要动用自卫队,最近又导演了一出所谓“购岛”闹剧。

两岸中国军人应以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大局为重,凝聚共识、携手同心、戮力相助、共赴挑战,坚决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为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稳定作出贡献。

在当前形势下,面对他国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地侵吞我祖产祖业,两岸中国军队若再不抓紧联手,将仰愧于为此流血的先烈,俯怍于殷切期许的国人。但是,两岸要真正实现联手,不能没有必要的军事安全互信。

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完整,是两岸中国人的核心诉求,更是所有中国人共同的责任。当前,共同维护中华民族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是两岸中国军人面临的严峻挑战。

首先,两岸主张相同。在东海方向,两岸都主张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台湾以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台湾附属岛屿系日本乘甲午战争而窃占的中国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理应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以及日本投降文书等文件归还中国。在南海方向,两岸都认为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东沙群岛属于中国固有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被日本侵占,根据国际公约,战后中国恢复对其行使主权。

当然,如果台湾方面需要大陆支援的话,大陆方面一定责无旁贷,全力支持与配合。当年西沙海战和南海海战时,台湾军方曾为我军作战行动提供了诸多方便;近年来也有在对越南等国“外大陆架划界案”中两岸共同抵制,以及在黄岩岛事件中相互声援等举措。对此,我们记忆犹新。

两岸之间没有民族矛盾,只有民族国家的认同。真诚希望两岸防务部门加强沟通,摒弃猜疑,防止他国挑拨离间。历史的转折点始于足下。在两岸合作、携手维权的道路上,哪怕能迈出一小步,也将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大步。(作者为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部长、少将 王卫星)

当前,钓鱼岛和南海紧张局势的凸显,已为两岸进一步深化合作提出了新需求,提供了新平台。在维护中华民族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两岸之间主张相同、政策相似、利益相连,有共同的主权诉求和良好的合作基础。

其次,两岸政策相似。在处理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方面,两岸政策的实质内容基本相同,只是在表述上略有差异。大陆主张通过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领土及海洋权益争端,并提出“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共处、共同开发”的原则。台湾也主张以“和平方式处理争端”,并曾经提出了“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和平互惠、共同开发”的基本原则。近年来,尽管随着岛内政党轮替,台湾方面在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方面的姿态和措施有所起伏,但并未改变处理这些争端的基本立场。

首先,两岸对南海及东海问题要尽快建立共同的话语体系。在领土和海洋权益,尤其是钓鱼岛问题上,同一个民族不说两套话,要相互补台搭台借台,不要拆台。双方在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上可以各有宣示,但需要在政治原则方面有所默契,应以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为重,不应做有悖于维护共同主权和利益原则的事;在政策主张方面应有所协调,对外表态即使有所区别,也不要完全相左;在舆论宣传方面相互呼应,加强彼此措施的正面反馈效应。